知子非零

浅薄的人才了解自己

摘纪录: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懒慢带疏狂。曾批给露支风券,累奏留云借月章。 诗万首,酒千觞,几曾著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朱敦儒《鹧鸪天•西都作》


感谢推荐

人类杀死了神。
于是他们开始信仰神。

呜呜呜呜太太好棒

鹤相欢:

Priest家受组x9联动!
从左至右依次褚桓/魏谦/姜湖/林静恒/费渡/周子舒/赵云澜/程潜/顾昀

均为个人私设!!补上了局部图~
终于画完了,谢谢priest老师创造了这么好的他们,我永远爱这些人TvT……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一枝花美到爆炸

古戈力:

练习涂个侧面~参考了一个男艺人可是画不像…(•̩̩̩̩_•̩̩̩̩)

暮升:

看了P大的《残次品》,尚未看完




之前只看过《默读》和《杀破狼》,看默读的时候感觉十分亲切十分爆炸,嘟嘟很帅,看杀破狼多了几分感慨,然而目前《残次品》看了百分之四十,从头到尾只感觉两个字:残酷。




一开始是无感的,人类的无情,冷酷好像合情合理,因为看预告的时候知道北京β星要被炸掉,预告写得很酷,炸毁整个星球,听起来像是魔幻直男修仙文里常有的情景,但是看到那一段的时候我知道:不是这样的。




那是震撼人心的疼痛与残酷。




一开始他们就不是无情的,不是无关的,有被学生气跑的老师,有流氓和太妹,有酷酷的佩妮姐,有他们的回忆,有爱,有牵绊,有笑有泪,这个星球承载了他们(曾经)的所有,这和某些文章里看到“嗵的一声,xx星xxx人死于非命”要刺痛。




根本没有事后回想或是设身处地的余地,因为所有的爱恨眷恋已经一 一提前刻在我们脑海,我们根本不必带入——在一开始,我们就已经熟稔于这个星球,加之“北京β星”这个名字,“北京”这个所有国人都烙印在心口的那一点亲切得滚烫的眷恋。




我们在一开始,就已经被带入。




而这一切,顷刻之间毁灭殆尽,我们身在方块字之外,连呼救,挣扎,或者拯救都不能——我们和文章里的主角一样。




带着切身之痛,刻入骨髓。




假如开头战争已经开始,即使只从四个学生跌跌撞撞跑出学校时开始,那这样的痛就不会存在,因为所有人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个微妙的“缩影”,我们只能看见四个单薄无力的“国仇家恨”,但是时间线提前了。




我们看清了这是怎样的“国”,了解这是怎样的“家”,我们尝到切身之痛,我们理解了“仇”与“恨”。




我看文经常看的热泪盈眶,因为太虐或经历了一切结局太过幸福,也出现过一边翻页一边泪流满面的情况,但是第一次关上屏幕捂着眼睛哭。




说的好笑点,我整个人是抖成筛糠的。




因为我想到了南京大屠杀。




我终于在那一刻理解了大屠杀之痛,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家里一些很年迈的长辈至死无法对那个隔着一个海岸的国家说一个原谅。




太痛了,这样的痛不是失恋,不是求不得厌憎会爱别离,是你看着这个世界,它养活了你,温暖过你,但是有一天,有人亲手将它撕裂,而它无还手之力,你也没有保护之力。




“赴国难”与在那地下道的“自卫队”,也许是一个意义。




我们保护自己,保护热爱的土地。




说来惭愧,一个国人,也曾为南京大屠杀心惊数次,默哀十几年,怜悯无数次,却第一次感到痛。




扯得太远,情绪激动,语无伦次,感谢读到这里。



有没有浙江特别温州周边地区血型是Rh阴型B的朋友

四时一刻:

虽然有点突然,在这里发也很奇怪,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途径,可以的话能不能联系一下我,真的非常感谢!


谢谢帮忙扩散和出谋划策的朋友们,真的太感谢你们了!真的真的非常感谢!!


—————


想了想还是写清楚一点比较好,我爸爸得了急性白血病,化疗之后红细胞和血小板都严重下降,急需输血,因为是稀有血型血库没有供给,无论是化疗还是骨髓移植没有足够血液供给就没办法进行,已经跑了血库和各种各样的机构,一直都没有合适的血液,可以的话请帮帮我,帮帮我爸爸,真的非常感谢!


------------


因为不能发微博,麻烦朋友在微博做了转发,链接,谢谢帮忙转发的大家,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安健康!!!

从喻文州之温柔浅谈同人创作。

执笔行凶:






    我可从来不觉得温柔是什么褒义词,尤其是对喻文州。


    喻文州这个人物跑偏就是从温柔开始的,甚至附加了一个情话属性,温柔体贴会说情话,女孩儿们想当然把他捏造成这么一个梦中情人的形象,喻文苏也叫起来了,流传开,提到喻文州第一反应就成了温柔。


    这是褒扬?褒扬他喻文州作为一个电竞选手尤其会说情话,战术方面的天赋也被曲解为“腹黑”,似乎替换成这个词能让臆想里的喻文州更加贴进言情剧主角的人设。


    现在我们得到这样一个喻文州,他温柔体贴,腹黑霸道多金,他原本是一个电竞选手,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改换背景,他可以胜任任何讨人喜欢的角色,都符合以上提到的特质。


    那我问你,这还是喻文州吗。背景当然可以替换,这是创作同人文需要的,但人物性格也可以替换成别的更靠近幻想的描述,他除去喻文州这个名字还剩下什么?他俨然已经是一位原创人物了。


    他是女孩儿们口中的喻文苏,更契合于爱情故事,让人憧憬喜欢,也拥有了人气,更多人不明所以接受了这个设定,原本的人物性格谁在意?只要看起来好看光鲜讨人喜欢,足够了。


    这是分明抹杀,他自身丰满复杂的,原著设定中远甚于温柔更加动人的诸多魅力因为这样一个轻飘飘的二设通通被封存了。


    一个青涩少年放弃学业投身电竞的勇气,自训练营起的努力,吊车尾却不被淘汰的神秘,他去挑战魏琛的勇气,面对压力处变不惊的定力,包括他字迹里很分明的严谨,偶尔开玩笑的风趣,和叶修斗嘴时的犀利,场上控场的力度,面对舆论的沉稳,复盘的细致,甚至说一个电竞选手生涯诸多波折的辛酸,一步步走下来都是喻文州这个人。


    他是能力卓绝的蓝雨队长,也是国家队的领导者,一个手速缺陷的术士单人赛单挑君莫笑那点儿疯狂都是非常动人的,是丰富他性格的一个侧面。那些你们以为的温柔,通通是艰难路途上他包裹自己的伤疤,少年棱角被磨平的痕迹,是近乎惨烈的妥协,也是他平和心性的投射。


    但他只有温柔,提及他就是温柔,这是全然的侮辱,无论是他的人格还是他的职业生涯,概括起来都太过厚重了,如何能仅仅止步于这两个字。


    我绝不赞同。






有的时候,真的很希望自己有那份从容淡定与谦逊和善。
而不是现在这样浮于表面的温和,实际上却总是充满戾气地腹诽周遭。

夭寿啦王耀死活要娶我!:

我希望,我喜欢的太太在三次元没有烦恼事事顺心,不用每天熬夜操心成绩是否会下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有各种各样好玩的脑洞时都会有时间把它们写下来,就算会遇见挫折但总能有惊无险,内心充满对生活的期待,相信世界始终是美好的,努力总能带来回报。


我希望,我喜欢的太太不会错过任何美好的事物,无论素颜还是化妆都美上天,每天都有用不完的精力,像风一样来去自如,在变得老成之前有快乐得一塌糊涂的回忆,有一群要好的朋友,喜欢的口红色号永远都有货,喜欢的衣服永远买得起,喜欢的人,永远不会嫌她烦。


我希望,我喜欢的太太能做个潇洒的人,不被任何人所牵绊,用心的付出总能收到等价的回报,被更多人赏识,但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写自己想写的文字,或者画自己想画的图,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而不会被别人指手画脚恶意揣测。


希望她有满格的WiFi和用不完电的手机,有顺手的键盘和内存强大的硬盘,不会有未完成的作品一手抖删除的绝望。


希望她讨厌的人不会在她面前碍眼,希望她不会有痛苦的瓶颈期,希望她能随心所欲挥洒自己的才华,希望她混圈的行为被家人理解,被三次元的交际圈包容。


希望她走过半生,归来仍是当初的模样。

人物

呀——整个圈子感觉活过来了

鸡蛋仔:


*瞧见风调雨顺喻文州不明所以,把从前写过的一点人物整合一下丢出来了,很拙劣,不打tag了。供你们一笑吧。


喻文州


         南方人。临水养出来的秀润筋骨,高而瘦削,肤色偏白。
       没有北方冬日那么多无孔不入的风,衣着也要随意些,简单款式的衬衫外一件开衫外套,细毛线织成的材质柔软,风吹会有类似水波的弧度。
        端正好看的脸上眉眼明晰额头光洁,眼神清亮又平静,多雨的时候经常会撑一把伞,腰和背的线条都流畅,声音带一点鼻音的软,略微偏过头讲电话时露出平直的锁骨,雨大时会有水汽氲在里头。
        当然更多时候是非自然的雨,浴室灯光晕黄,水声停后他就那么披着睡袍走出来,一手拿过毛巾擦滴水的发,眼尾被热气熏出一抹带着水光的飞红,肩颈处就有浅浅的凹陷,水珠滴在里头,容易让人想用唇舌拂拭。然后他坐在灯下写些什么。灯光笼住他瘦削的肩,就仿佛深冬炉边掬一捧雪。
       衣襟带花这个词是好的,他这样的人衬这个词,只是凡花哪有皮肉鲜活,何况他还有那么好看的眼睛。


       


王杰希


         北方冬日苦寒,王杰希性子沉稳不爱贪凉,秋裤秋衣当然穿的扎扎实实。他其实一贯偏爱深色系的衣裳,羽绒服是宽大的黑色,针织衫也是低调的灰,都衬白。
         围巾布料厚实柔软,微微低头的时候蹭在冻红的鼻尖儿上,眼神又疏离,沉默的时候看上去就有些矜贵,偏偏又总爱往菜市场跑,也就早上五六点种的样子,刚下过一场新雪,小贩已经上好了摊儿,青菜叶子上雾蒙蒙的,看着倒还新鲜。他就混在那一群妇女和晨练回来的老人中间挑挑捡捡,拎了一兜儿菜回去开涮锅儿吃。
         客厅里热气腾腾,一人一猫对着坐。拿筷子的手修长漂亮,全伺候进了猫主子嘴里。猫吃饱了蜷成毛团儿睡,他就慢条斯理开始吃自己的。
         他这人讲究,吃东西有分门别类的酱碟儿,喝一点点啤酒,辣油又搁的多,淡色的嘴唇就泛了水红,眼睛也被火锅的雾气沾染了,水茫茫一片,抬头的时候看着有些无辜似的。
       也有时候是深夜,那双漂亮的手握住热源,浑身上下都细细冒着汗,间隙里抬起头望着高高的天花板,摇摇晃晃的,也是一样水红的嘴唇和水茫茫的眼睛。就好像深雪里一瓣梅花,明明是艳的,偏偏看上去还是冷。
       最后他呼出一口气,鼻音也是沉沉的,就好像那些热通通都洒在你耳边,尾音还能咂出些甜味儿。
       这个男人,真是。
       每天我都想着,哎呀你不能天天沉迷王杰希啊。
       这好难。


  孙哲平


       孙哲平长得好,刀劈斧凿的周正面容上顶着画里走出来似的端正眉目,浑身上下散着荷尔蒙,不笑也勾人。只是眼角眉梢总有那么几分邪气,像是个过于英俊的流氓。
       他西装革履,买很多花,擅于制造一切浪漫。这让一切奢侈都容易显得缺乏烟火味儿且漫不经心,于是我反而想起很多年前。
       那时候他还是个穷小子,空有一身莽撞与热诚。不知道什么情调,约会不看电影也去不起西餐厅,烤肉味儿香的勾人,两个人就面对面坐在大排档。
        头顶的灯泡色调昏黄,杜绝一切风花雪月,你只是饿,舔着嘴角,渴望他眉心的褶皱与额头带腥味儿的汗水。
       空气又热又闷,啤酒里冰块叮叮当当响,他等串儿的表情里还写着一二三四分不耐烦,烧烤的烟味儿热烘烘的,他桌子底下握着你的手心也热烘烘的。汗意黏腻,夜色里他的眼睛那么亮,就像所有庸俗爱情故事里飞扬跋扈的少年。
        夜幕里他掰着你的下巴抬起来,这方便你给他一个吻。


林杰


        林杰应当有很漂亮的眼睛,颜色黑沉温柔,目光柔软如湿润的藻。
       看上去单薄又平静,唇色有风吹出的苍白。性格中却有固执的成分,长久的考量一件事,一旦下定决心就无人能够左右。
       就好像他决定离开微草其实不是能力不够,而是发现了更耀眼的新星,他爱那些星星,就从天幕上温柔的黯淡下去。
       退役之后还是经常回来看,拎着新鲜食材给食堂的师傅,都是孩子们爱吃的口味,他喜欢叫他们小孩儿,那时候方士谦已经比他高了,可他还是喜欢摸摸他不爱打理乱糟糟的头顶,说你个小孩儿懂什么。
       可他其实也还那么年轻,看上去就像某种汁水充盈的绿色植物,尝起来应该是清淡的甜。
       你也不要总是这么老气横秋的嘛。
       他就摆摆手不说话,眼神一寸寸,将队徽拂拭的干干净净。
       天也不早了,他说,我下次再来看你们。
       离开时他穿上外套,大衣有种手洗而来干净的寥廓气味。
       就如同他背后有江海,而眼中无尘埃。


苏沐秋


        苏沐秋在我心里一直是相对充实温暖的形象,感觉上像是老城区开的凤凰花,红的耀眼漂亮,又觉得亲近寻常。好像树下就该有摆摊卖茶水的大娘,而他正巧买了菜回来,擦肩而过的机会有那么多种,每一种都再自然不过。
       性格稳重里也有少年人的跳脱吧,眉眼是清晰锐利锋芒毕露的英俊,带一点青涩的稚拙,看上去像个即将走上战场的年轻剑士,举手投足都是沐浴在光下的意气风发。
        他本来就该是光源啊。
        倒腾完装备要接沐橙放学,沿途街坊都打了招呼过去,回家拐弯的地方捡着了一个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人。他看上去不坏,并且显得很饿了,让他想起自己和沐橙更小的时候。
       他没想到这碰巧正是一切的开始。
       那个时候风轻云淡,天色纯净湛蓝,他穿着件看上去很暖和的旧毛衣,手里牵着矮一头的小姑娘。站在长长一截老砖墙旁边回头望过去。
       怎么说呢,万物生长。


 


吴羽策


      吴羽策面孔上最出彩的应当是嘴唇,削薄且缺乏应有的血色,看上去薄情而孱弱,尝起来却柔韧。舌如蚌类深藏的软体,牙齿细白,以便牢牢咬住与生俱来的寡淡少言。
        性格不像那双藏着雪水的眼睛,倒多些古道热肠的成分,像是老电影里上个世纪徘徊在有雾街头的少年,就算一无所有到身无分文,但骨子里刻着血和火,也有种一柄钝刀也敢敌千军万马的无所畏惧。
         他薄情重义,该是甚少言爱,可不管多腻人的情话,若是经他唇舌道出,也该去了那四五分俗气艳丽吧。
        那便再添上两分深寒清冷,佐一二志在必得的风发意气,余下那一分姑且算作情深若许,付与你。


孙翔


        孙翔大抵是最复杂也最单纯的那种人,他极英俊,就不用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短短的头发能乱出一股桀骜不驯的意思,而眼神清澈明亮,好像还没有经历过肮脏,任何事,或者他只是不屑一顾而已。
       他有单纯或者称作幼稚的嫉恶如仇,他不愿意也不能踏足一切龌龊,那些都与他不相衬,他适合的是冬天热烘烘揣在兜里的红薯,后街吵吵闹闹的小吃摊子,春天的野花和看不到尽头的原野,干草堆在上头金黄明亮,有干燥清爽的麦香味儿。
       他适合胜利,适合沉甸甸的赞誉,适合坦途,适合就算久经波折也磨损不了的初心。
       他那么年轻又朝气蓬勃,像头新生的小狮子,鼻尖湿润黑亮,皮毛漂亮又柔软,就好像是蜂蜜和阳光一起细针密缕,才织就他一身少年意气。
        他本来就是太阳啊!


肖时钦


        反反复复想写点什么关于肖时钦这个人。几次又半途搁笔下来。这真是很无奈的事情,他的好全在那些细枝末节,反倒难举出些具体的,一目了然的例子。
         真的,相比之下他的面目确是偏于寡淡。寥寥著笔,总难得有多鲜明。温柔的人也有那么多,但是他总让人觉出有些不一样,他的那些细细碎碎的好是细水长流下来的,这么多年岁下来也早就浸淫在骨子里。
       他的好是习惯性的。
       雷霆不能说是豪门,人心却最齐整,只因为有他在其中如磁石吸附,不尽如人意的阵容也稳定又安心。可他一度选择了离开。
        他太清醒却更像醉到深处,千万事阻他心内上下求索。可夜色再暗也总有天光大亮,外物既不会给他答案他便心中证道,于是荆棘终会毁朽,道路宽广辽阔,襟袖被露浸润,千里江山上正悬着一尘不染的月亮,极衬他。
        如果可以,我最希望的其实是他能活得自由。但不知不觉什么时候他心里已经炼化出了一幅山水,于是便真的没有什么能够困住他了。
        他那样坚韧而才华横溢。他是那么好那么善良温柔的人,他清澈又皎洁。


方士谦


        方士谦啊,口是心非嘛。
        总觉得有点幼稚,是喜欢一个人就会刻意去捉弄的类型。其实非常细心,会注意到情绪的所有细节,整个人的感觉像冬天里牵着你的一只手,干燥又暖和。
       头脑很好,鬼点子很多,什么事情都看得清楚,可是又避重就轻的什么都不说。
        就好像他最后离开微草的时候,站在这个他呆了好多年的地方门口向后挥手,心里明明难过又不舍得,可是他想不能回头,于是他就真的没有回头。


张佳乐


       张佳乐如果在古代,我一定把他写成江湖游侠,他骨子里有少年意气,多少不平事也磨不去。
        其实有点像周伯通,明明有那么多故事,偏偏看上去无谓的很。就算要难过也是刹那功夫,下一秒还是平淡面目。
        有侠气义气狂气,鲜花著锦烈火烹油也好,背负万千骂名也罢,始终洗不去真性情,一身死硬骨头,是命运也咬不碎的决绝。
        他在我心里是这样,他不该平庸软弱拘泥方寸,他啊,一个人就是整片江湖。


黄少天


       黄少天可不就是名剑嘛。
       剑客臻于化境,反而舍弃了那些号称吹毛立断的金铁,所以他是木剑,或者说是振袖而出的剑气,看似无害却杀人无形。
       他太懂得隐藏自己啦,就像你邻居家天天笑眯眯跟你拉家常的小哥,热爱在买菜时讨价还价,亲民的简直让人完全不相信他是个绝世高手,转身就可乱军中千里取人首级。
        哎呦你可就吹吧,剑圣哪能有你这么聒噪。
        他也就笑嘻嘻把话题带过去,心里有种隐秘的愉快,嘴上半真半假的抱怨,嘿,改天给你露一手,你还不得跪下叫大爷。但真的等到看见他露了一手倒也没有那么惊讶,他这个人是有那种气度的啊。
        就好像他背着剑站在你面前,眉眼锋利又温柔,背后大片夕阳即将沉没远山。
         什么天下万里江山如画啊,就通通都藏进了他眼睛里。


周泽楷


       周泽楷还用说吗。
       又可靠又温柔,他还那么好看。
      说话有一点软软的上海口音,喜欢吃甜食,面目线条冷峻漂亮,眼睛又黑又沉,笑起来却腼腆又乖巧,里面好像有湿漉漉的小星星。
      到了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千顷风云。
      还是那句话。
      有人不爱周泽楷吗,没有。


张新杰


       说起张新杰。
       我还是最喜欢他拿到冠军戒指的时候,那时候他眼中该是也有热诚又滚烫的光吧。
       还有第十年的时候,万人前珍重相拥,说一句轻描淡写的一如既往。
       淡淡一个眼神勾过来。
       又倔又秾艳的,哪里是月光呀。
       明明就是心口的朱砂。


叶修


       叶修简直是完美人格。
       他那么强大又善良,一切温柔,哪怕只体现在细节。
       是个很有趣的人,嘲讽也不含污秽的恶意,对世界报以热诚,就算曾经失去过那么多东西。
       他叼着烟微微侧过头看你,一截略长的发尾贴在修长白皙的后颈上,烟头的火星在夜色里明灭,你觉得他看上去有点难过,可刹那又消散。
       你后悔吗。
       没后悔过。
       我最喜欢他离开时背过身朝身后挥手然后走远。
       他这个人啊,是永远不会回头的。


   


邱非


       邱非在我心里就是脊背挺直眼神清亮的少年,应当有姣好的鼻峰和适合接吻的嘴唇,内心有属于少年人的稚气,而面容严肃如一道艰深的谜题。
        挺拔的腰线隐匿在宽大的队服外套中,永远有用于爆发的力度,大部分时间不苟言笑,而剩下的一小部分是罕有的温柔。
       对他的所有印象停留在叶修离开的雪夜里,他站在荒原上目送火光远去,此后匿于黑暗,一人背负重担行走。
         一直走到天光破晓。
         一直走到有一天,他自己成为光源。


韩文清


       来认真写写韩文清。
       实不相瞒,我觉得他特别帅。
       不是五官的俊秀,而是那种钉进心口的感觉。眼神锋利又冷淡,不耐的拧着深浓的眉,简直是逼人的英俊。
        肩膀应当宽大,以便他成为撑起整个霸图的砥柱。肌肉线条并不夸张,但流畅而张力十足,手掌宽大温暖,指尖却有训练得来冷砺粗糙的茧。
       尤其是剧烈的运动过后,嗓音沙哑胸口起伏,汗液在鼻尖踟蹰片刻而后滴落。
       这时候你还能说什么呢。
       真是要命。


方锐


         方锐这家伙真是讨厌,一龇牙笑出阳光灿烂的八颗小白牙,偏偏有那么多坏可以使,真要说起来也不是顽劣,只能说他喜欢作弄别人找个乐子。
        那也不成,可你就是喜欢呢,真是拿他没辙。
        关键时刻会意外可靠吧,比如他说他能赢,那他就一定真的会赢。
        要是在商场里,被作弄完你刚要生气,他就拍拍你的脑袋然后对你伸出一只手,小白牙一龇笑得十成十无辜。
        怎么办呀,还是想跟着走。


李轩


        李轩此人平庸的人如其名。没有太强的好胜心,一贯得过且过。
       皮相尚可,但也没有多出挑。喜欢眯起眼睛笑,桃花眼尾细细长长挑上去,坐得歪七八糟,没个正经样。不咸不淡,总归没什么存在感。
         好相处,和什么人都能混成一团,轩哥请客撸串啦,一群人勾肩搭背走,烧烤摊烟雾缭绕中抬头看他,一身凡世风尘,偏眼角眉梢笼一层情绪看不分明。
        前一刻满面戾气摁熄了烟头,后一刻就能嬉皮笑脸给你热杯牛奶。某些时候有种奇怪的从容气度。
        就好像阵中斩鬼太刀妖异寒芒,百鬼自烟雾中出,无处可逃。
        鬼神盛宴。